芍藥美學筆記 / 待分類 / 誰説中式插花很枯燥?90後姑娘的腦洞之作...

分享

   

【晉越】誰説中式插花很枯燥?90後姑娘的腦洞之作,件件都是絕美水墨畫!

2021-01-08  芍藥美學...


突然想到,很久沒寫花藝師了,我們的老本行不能忘記

小紅書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,最近總能刷到一位花藝師的作品,過目難忘,忍不住豎起大拇指:絕!

寶藏新晉花藝師,趁還沒大火,趕快關注一波~


Vol.1747
x
新晉花藝師

最近《追光吧哥哥》火了,童年霸屏偶像劇的明道也來了,還拍攝了一組絕美的雜誌大片。


除了這張不老容顏,四月尤其喜歡花藝,枯荷與蝴蝶蘭,假山與鏡面,頗有古典美韻,和時尚碰撞出神奇火花。


這組裝置來自慶之花藝,曾經為浪姐們製作一系列花藝置景,宛如穿越叢林的仙子,亦真亦幻。


這家花藝工作室成立於上海,主理人是劉春寒,曾做過3年的服裝設計師,後來借用媽媽的名字「慶之」,創立了花藝工作室,也寄託着對自己的期許:

「慶——分開寫是廣大,做花藝的初衷也是如此,探索植物無盡可能,做東方與當代結合的花藝。」


西式色彩是「表」,中式意境是「裏」,運用先鋒大膽的現代藝術,表達傳統東方文化的氣韻,創造出辨識度超高的花藝風格,兩個字:驚豔!


即使是常見的中式花材,經過出其不意的組合、構造,也有凜然桀驁的風骨。


在此基礎上,混搭各式各樣的材料,一切事物都變得可玩,突破了花藝的固有框架。

用珍珠和植物
展開一段關係,
或呢喃、或孤立,
抑或是對望、自賞。

青花瓷傾倒於岩石,
卻開出繁茂的花,
延續着生命力。

水墨暈染成層巒疊嶂,
南蛇藤環繞其中,
宛如立體的山水圖。

花藝結合紙藝,
翩翩起舞的輕盈,
提升作品的質感。


植物與材料好比是主人與客人,植物這個主人,有時候會閉門思考,有時候會開門迎客,四海之內都是植物兄弟。」


春寒平時經常看水墨畫、書法,也喜歡逛展覽、看舞台劇,從中西方文化中汲取營養,給予她源源不斷的靈感。
看完雲門舞集的現代舞《行草》,
把書法筆勢與花藝結合,
創作出遒勁精神的餐桌花。
蘇式園林的建築,
形意結合的範例。

水墨畫、青花瓷、仙鶴紋樣,
都是絕妙的參照物。

一串粉紅色的月亮,
象徵愛情的陰晴圓缺,
兩朵紙藝蝴蝶代表梁祝,
身旁伴着楊柳依依,
這是她理想中愛情的模樣。

鶴望蘭像極了火苗,
在黑暗中竄動,
野性與危險共存。

為了達到理想的效果,製作過程也很辛苦,大到凹鐵絲、搭支架,小到摺紙、編織,樣樣都要做精、做美。

更難的是風格的創新。比如竹片,在中式花藝中很常見,「被用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」。

為了做出不一樣的東西,她苦苦思索,陷入死衚衕,最終想到讓人眼前一亮的創意:用書法筆勢與之結合

「利用竹片自身的蜿蜒曲折,構成竹簡的長卷形態,書法筆勢顯現其上,這是抽象的文化凝視,亦是委身於自然與文化的共感之中,滋生出的無盡生機。」

為此,她請來專門的竹編手藝人,一起討論如何實現這個想法,最終呈現出這件藝術品。



工作時熱衷於「折騰」自己,生活上卻是妥妥的佛系青年。如果用一件作品形容她的人生觀,便是「無限的山峯」系列。

「當時看了《無限的山峯》展覽,被裏面僧人生活的景象感動,感覺像是看到了人這個物種,在地球上最純粹最自然的生活狀態,勞動、吃飯、漫步、交談……沒有名利的牽扯,也不需要上進。一顆乾淨的心,一串佛珠,一棵樹,就是所有。」


如今,融匯東西方文化的春寒,漸漸摸索出自己獨一無二的風格,「就好像是穿過一片雪地,到達一個屋子,怎麼到的呢?一個個的腳印就是答案。」


有人把花草當商品,

有人把花草當消遣,

而對於眼裏有萬物的人來説,

花草是看待世界的方式,

也是表達自己的途徑。

所謂一花一世界,

便是如此吧!


微博:慶之花藝

小紅書:慶之花藝

本文圖片授權自慶之花藝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